獼猴物語

陳貞志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

 

「啊!好可愛喔!」馬路兩旁聚集了一群的臺灣獼猴,一雙雙眼睛渴望的看著開車路過的遊客,遊客也一邊享受近距離觀看獼猴的新體驗並且忍不住搖下車窗灑落一袋洋芋片、一條土司或是一包花生,獼猴爭先恐後的衝上馬路,路上行進的遊覽車、轎車仍馳騁著,那畫面著實令人捏了一把冷汗,深怕獼猴會當場發生車禍。儘管國家自然公園推廣不餵食野生動物的標語已經四處標示,高掛的紅色布條所列的標語「請勿餵食獼猴及其他動物」,然而仍常有民眾不聽勸阻餵食野生動物,多數民眾恐怕還沒有認知到,當野生動物習慣人類餵食後,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餵食所建立的關係

多數保有野性的野生動物會主動迴避人類。然而一些觀光景點因為餵食野生動物的活動,進而改變這些被餵食野生動物的自然行為,牠們因為學得可以從人類「獲得食物」,從一開始的等待食物提供,進一步發現可以從野餐餐桌上、垃圾堆或是你的背包內主動發現食物。於餵食或是索食的過程中,即建構了野生動物和人類不平等的關係,建立像是「豢養」的相對關係。人類提供食物,來換取容易見到野生動物、甚至是接觸野生動物的機會。當野生動物一旦習慣人類的餵食、習慣聚集在某一地點等待食物,而喪失天生對人類感到的恐懼(nature fear),這樣的行為模式對人類和野生動物都可能造成傷害。

 

 

接受幼童餵食的獼猴。
 接受幼童餵食的獼猴。

 

 餵食習慣養成的影響

野生動物習慣餵食後,可能影響動物行為、動物健康以及與人互動的關係,餵食甚至會引來其他流浪動物、掠食者的聚集以及疾病傳播的機會。餵食有什麼不好呢?從人類所餵食的食物、餵食後造成環境的髒亂,甚至長期下來影響動物行為,這一連串的後果,可不是只有把動物們養胖這麼簡單而已。

 

1. 食物大不同

舉臺灣獼猴為例,大家對獼猴的第一印象常是「猴子愛吃香蕉」吧?其實不然,大自然是個無邊無際的自助餐,根據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研究調查壽山獼猴的食性發現94.9%是以植物為主,包含植物的莖葉果實都會是牠們食用的部分,5.07%是土和水,有非常少部分食物種類為動物性蛋白質,人類的食物對於獼猴來說鹽分和脂肪的成分都可能過高,過度攝食會造成肥胖和心血管問題。

 

 

攝於臺東縣泰源村登仙橋,民眾餵食獼猴高熱量食物。
攝於臺東縣泰源村登仙橋,民眾餵食獼猴高熱量食物。 

 

2. 行為改變

臺灣各地的山區都可以發現獼猴的蹤跡。多數區域的野生獼猴還是會害怕並躲避人類,但經過餵食的獼猴會表現出聚集在餵食區域以等待食物,並習慣人類的靠近等行為,被餵食過的獼猴心裡有著「有人類」就等於「有食物」的印象出現,行為上甚至會出現大膽搶食行為。許多不同國家、地區的研究都發現受到餵食的靈長類相較於沒被餵食的族群有較不健康、活動力下降以及對人類的挑釁行為比例上升等現象。非洲肯亞的研究人員針對一群受到人為餵食的狒狒進行長期族群追蹤觀察,發現受到餵食的狒狒活動領域明顯縮小,且在某一定點停留等待食物的時間會延長,這樣的結果也同樣發生在被餵食的臺灣獼猴猴群身上。

 

臺灣獼猴為群居性的動物,餵食所影響的範圍會擴及一整個群體的活動。據2008年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的研究顯示,人類食物資源會影響獼猴的覓食時間的長短與活動範圍,而以高位階個體被影響的程度較深,個體會花較多的時間在食用人類食物,而低位階個體則花較高比例的時間在尋找自然食物。

 

一般對獼猴的認知為日行性動物,天黑後會群體回到夜棲息點歇息,據觀察於高雄壽山黃沙灣區域之部份獼猴個體可能因為等待餵食,守在餵食點直到夜間仍未離去。一般對獼猴的認知為日行性動物,天黑後會群體回到夜棲息點歇息,據觀察於高雄壽山黃沙灣區域之部份獼猴個體可能因為等待餵食,守在餵食點直到夜間仍未離去。

 

 

3. 環境衛生

餵食過後留下的包裝往往四散遺留在現場,獼猴不吃的食餘也遺落在環境周遭,有些民眾甚至餵食家中的廚餘、發霉的水果,導致病媒孳生,而餵食不僅影響獼猴健康,也常常引來其他流浪狗、老鼠的聚集。

 

民眾餵食過後,獼猴啃食塑料包裝並將其撕毀,並遺留垃圾在環境中,另外,獼猴也可能將垃圾碎屑吞下,造成身體的傷害。
民眾餵食過後,獼猴啃食塑料包裝並將其撕毀,並遺留垃圾在環境中,另外,獼猴也可能將垃圾碎屑吞下,造成身體的傷害。

 

4. 動物對交通工具產生食物的連結

許多民眾會在車上餵食,吸引野生動物聚集至馬路兩邊,使得動物可能遭受車輛撞擊或是嘗試進入車內拿取食物。根據美國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統計,在1988年就有1100台車輛遭受黑熊破壞,並造成至少630,000美元的損失。於印度的研究人員發現受到餵食的恆河猴個體,由於對交通工具以及人類降低警戒以及敏感度,發生路殺(roadkill)的比率較高,餵食頻率高的地區,獼猴發生路殺的比率和其他路段相較有顯著差異。

 

 

被民眾目擊遭車輛撞擊的獼猴,其口鼻出血並導致死亡。
被民眾目擊遭車輛撞擊的獼猴,其口鼻出血並導致死亡。

 

5. 疾病風險

許多野生動物,尤其是靈長類動物,每天使用大部分的時間來進行覓食行為。當有固定民眾餵食時,就會引起不同族群的獼猴聚集,使得不同猴群間個體接觸的頻率變高,疾病傳播的可能性也會增加,人類本身也可能傳播對動物具致命性的病原給動物;另外上述的食餘會引來流浪動物、老鼠的覓食,不同的動物之間也可能有共通的傳染性疾病,動物們因為食物而聚集的熱點就可能成為病原的互相傳播點。以位在澳洲的Monkey Mia為例,當地以野生海豚的餵食體驗聞名,並安排餵食志工引導遊客餵食魚類,但接受餵食的海豚仍具高死亡率。其原因包含接觸人類傳播的病原、海豚因為警戒心降低而容易被捕食或受傷以及攝取的食物營養價值不足等。

以壽山地區臺灣獼猴的病原監測研究為例,壽山獼猴共發現常見7種腸道寄生蟲,分別為人鞭蟲、腸結節蟲、糞桿線蟲、毛圓線蟲、大腸阿米巴原蟲、恰氏內阿米巴原蟲及大腸纖毛蟲,這些腸道寄生蟲均具有高度的人猴共通傳播的危險性,當民眾餵食或是接觸獼猴,暴露於病原的風險將會提高。另外,對人具高度致死性的獼猴疱疹B病毒調查也發現,壽山獼猴的感染率高達92.5%,其中成年個體之感染率更高達100%,當B病毒感染人類時,病毒會沿著周邊神經侵犯至脊髓神經而後至腦部,而引起腦脊髓炎甚至導致死亡。

 

 

 

2013-2014年間於壽山地區進行獼猴糞便檢查,所檢測出的七種腸道寄生蟲。 分別為1: Entamoeba coli; 2: E. chattoni; 3 and 4: Strongyloides fuelleborni; 5 and 6: Oesophagostomum cf. aculeatum; 7 : Trichuris trichiura;8 and 9: Balantidium coli (trophozoite/cyst)
2013-2014年間於壽山地區進行獼猴糞便檢查,所檢測出的七種腸道寄生蟲。
分別為1: Entamoeba coli; 2: E. chattoni; 3 and 4: Strongyloides fuelleborni; 5 and 6: Oesophagostomum cf. aculeatum; 7 : Trichuris trichiura;8 and 9: Balantidium coli (trophozoite/cyst)

 

餵食與研究

時光回到西元1960,當時年輕的珍古德博士受到人類學家李基博士的邀請,遠赴坦尚尼亞岡貝溪國家公園進行黑猩猩的觀察研究,最初計畫以不干擾的方式,逐漸讓觀察對象接受她的出現並進行長時間的黑猩猩行為觀察,經過長達一年半的努力後,珍古德博士總算可以接近黑猩猩群至50公尺範圍內。但在一個偶然狀況下,研究基地的油棕樹結果期時,珍古德博士發現一隻雄性成年黑猩猩個體每天都會至研究基地去採食油棕果實,這個發現引起了珍古德博士以餵食的方式來進行研究的想法,從此,研究基地的人員開始提供香蕉給來造訪的黑猩猩,也吸引更多黑猩猩接近研究基地讓珍古德博士有更多的機會進行黑猩猩的觀察及互動,並打破人類是唯一會使用工具的動物這長久的觀點。

但以餵食的方式來吸引黑猩猩的聚集也引起了爭議,包含影響動物行為、影響社群結構及影響族群量,最終導致研究結論的錯誤及造成環境上的衝擊。在經過8年的食物提供後,珍古德博士於1968年提出己大幅降低餵食量及頻率的說明。儘管餵食可以吸引野生動物自願靠近,研究顯示,接受餵食的動物群體緊迫程度顯著高於未接受餵食的動物,緊迫不只影響了動物的生理狀態更改變原有動物的社會結構及動物的性情,增加群體內、群體間以及對人的敵對行為。利用食物使野生動物習慣人類,降低野生動物的警戒心更容易使得牠們被獵殺或是毒害。因此如何在學術研究及研究道德中找到平衡點,一直是野外研究人員在省思的課題。

 

學習尊重野生動物

「You are a visitor to their home.」:一句來自美國無痕山林(Leave No Trace)組織的標語。和野生動物保持適當的距離並且安靜的觀察才可以看到牠們最原始的樣貌。人類過度的愛心,往往會對野生動物族群造成不可逆且永久的傷害,當遇到野生動物時,盡量降低你移動的速率以及活動的噪音,減少人類行為對於野生動物的影響,尊重牠們自然的行為與樣貌。享受大自然的同時也要尊重居住在原棲息地的動物們,遵守與野生動物互動的三不原則「不餵食」、「不干擾」、以及「不接觸」才可維持動物和人類之間的和諧。

 

 

 

攝於美國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的警示牌,保持野生動物的野性才是牠們真正的樣子。
攝於美國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的警示牌,保持野生動物的野性才是牠們真正的樣子。

 

 

最近更新:2016-09-07
返回